...了解精神分裂-如何治療精神分裂症.........
上一頁

  由於精神分裂不會只是單純的一種類型,而且其原因也還未明瞭,目前的治療方法是根據臨床研究和經驗,依據其降低精神分裂症的症狀以及減少該症狀復發的能力,選擇出最適當治療方法。


藥物治療的效果如何?

  自從1950年中期,即有抗精神病的藥物使用,並且大大地使精神分裂症的治療變得頗為樂觀,這些藥物的治療能減少精神分裂症的精神症狀,且使患者能更適當、更有效率地發揮其功能 。事實上,抗精神病藥物為目前最佳的治療方式,但是它們並不是”治癒” 精神分裂症、或確保精神病不會再復發。藥物的選擇和劑量是由受過精神病藥物治療方面訓練的合格醫師來決定,每位病患的治療劑量須個別化,因為病患對藥物能減輕症狀而不會產生過多副作用的需求劑量大不相同。

  絕大部分有精神分裂症的人在服用抗精神病藥物後,其情況會呈現大幅度的改善,但是,有些病患從藥物治療所獲得幫助有限,有些則是一點作用也沒有。那些病患是屬後兩類,而非大部分能從抗精神病藥物獲得助益的前者,很難事先判斷出來。

  1990年以來,已經先後發展出許多新的抗精神病藥(也稱為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首先是clozapine (Clozaril),已經證實為較其他抗精神病藥更為有效的藥物,但它可能會引起嚴重的副作用-特別是稱為顆粒性白血球減少症(對抗感染的白血球減少)的副作用-因而治療時,需要每1到2週檢測病患的血液。更新的抗精神病藥物,如risperidone (Risperdal) 和 olanzapine (Zyprexa),較舊藥或clozapine 來得安全,副作用也易較忍受。但是效果不見得和clozapine 一樣有效。此外還有一些抗精神病藥正在發展的階段中。

  抗精神病藥通常對治療某些精神分裂的症狀非常有效,特別是幻覺和錯覺,不過這些藥不見得對其他症狀有幫助,如動機的低落和情緒表達困難。事實上,較早的抗精神病藥物(也稱為神經病藥),如haloperidol (Haldol)或 chlorpromazine (Thorazine)甚至會產生一些與更難於治療的症狀相似的副作用,通常降低劑量或更換藥物之後,這些副作用會獲得舒緩。較新的藥物,包括olanzapine (Zyprexa)、 quetiapine (Seroquel)和 risperidone (Risperdal)較少有這方面的問題。有時精神分裂症患者出現憂鬱症狀時,其他症狀也會跟著惡化,但這些症狀會在加上抗憂鬱藥物治療後改善。

  有的患者和家屬會對用來治療精神分裂症的抗精神病藥感到憂心,除了是擔心副作用外,他們也擔心劑量增加的問題。事實上,服用抗精神病藥的人不會產生”亢奮”或成癮的行為。.

  另外一項關於抗精神病藥物的誤解是,它們被當作是控制心理的藥物、或被稱為”化學束服”,其實抗精神病藥在使用適當劑量的情形下,並不會”壓制”病患、或奪去其自由意識。這些藥物的確具有鎮靜作用,而且患者剛開始的激動狀態可以由這些藥物獲得良好的控制,但在治療精神病的考量上,使用這些藥物並不是因為它們鎮靜作用,而是它們是否具有消除幻覺、亢奮、驚慌和妄想等精神病症狀的能力。因此,抗精神病藥應該是以協助精神分裂症患者活在更真實的世界為目的。.


精神分裂症患者應服藥多久呢?

  抗精神病藥物治療會減少急性發病的病患復原後將來再度發病的風險,雖是如此,即使是持續接受藥物治療的患者,有些還是會再發作,從大部分的案例中看來,認為持續的藥物治療可以”防止”精神病發作”的說法是不正確的,應該是說,它會減少其發生的強度和頻率。嚴重的精神病症狀通常需要較高的劑量,使用較低劑量時假使症狀再度出現,短期間增加劑量可以避免精神病全面發作。

  由於本疾病的復萌是在停止抗精神病藥物治療或不按時服藥的情況下比較有可能發生,所以病患、醫師和家人共同執行其治療計畫是革外重要的。所謂忠實的治療就是要病患能遵照醫師的指示接受治療,良好的忠實度包括病患能夠每天將醫師所開的藥在適當時間服用適當的劑量、接受檢查、和/或遵照其他的治療程序。要精神分裂症患者達到忠實的治療常常不太容易,但若配合一些策略的運用,可以使它變得較為容易,進而帶給患者生活品質的改善。

  精神分裂症患者不能忠實地接受治療的原因有很多,有的病患不相信他們有病,因而拒絕服藥;或是由於其混亂的思緒,所以記不得每天應服用的劑量; 家人或朋友也許因為不了解精神分裂症,而在病患感覺改善許多之後,不當地建議患者停止治療; 醫師需在病患的忠實治療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可能偶而忘記詢問患者多久服藥一次、或是不願意接受病患更換劑量或嘗試新的治療方式的請求;有些病患表示藥物治療的副作比其疾病本身似乎來得嚴重;還有物質濫用會干擾治療的效果,而使病患停止藥物治療等。所以,當一套複雜的治療方案遇上這些因子之中的任何一項,良好的忠實治療都會變成是更大的挑戰。

  幸好病患、醫師和家人可以用許多策略來改善治療的忠實程度,並且避免該病的惡化。一些抗精神病藥物治療,包括haloperidol (Haldol)、fluphenazine (Prolixin)、perphenazine (Trilafon) 和其他藥物都具有長效性、並且可以藉由注射方式給予,能免除病患每天必須服藥的困擾。目前有關精神分裂症治療的研究,主要目標是發展出療效更廣的長效性抗精神病藥物,特別是具有較輕微副作用的特性,以便可由注射方式給予。利用週歷,或是在藥品包裝盒上面標示該週的日期,也可以協助病患和看護人員知道何時應該要服藥。電子計時器可以利用來設定服藥時間、或是將服藥與每天的例行事項(如吃飯)一起做,可以幫助患者記得、並服下一定足量的藥物。家中成員多多關注患者服藥的情形也可協助他保持藥物治療的忠實度。此外,藉由其他監控忠實度的方法,醫師們可以找出何時服藥會是病患的困擾,因而共同找出更容易忠實服藥的方式,因為協助病患產生持續服藥的動機是很重要的。

  除了上述達到忠實服藥的策略外,提供患者和家屬相關精神分裂症、症狀和藥物的教育,也是治療程序中重要的一部分,它能提供協助和支持忠實服藥的理由。


副作用為何?

  抗精神病藥物,與所有藥物一樣,除了帶來有益的效果外,也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作用,在藥物治療的早期,患者可能會受到一些副作用的困擾,如昏昏欲睡、不安、肌肉抽搐、顫抖、口乾或視力模糊。這些大部分在劑量減低或換藥時可以改善,不同的病人對各式不同的抗精神病藥產生的反應和副作用也會不同。

  抗精神病藥物的長期性副作用可能是較為嚴重的問題,如遲發性運動障礙,其為一不隨意的運動, 最常影響的部位是口、唇、和舌,有時軀幹或身體的其他地方如手臂和腿也會受到影響。遲發性運動障礙會發生在15到20%長年服用舊式”典型”抗精神病藥的病患中,但是,短期服用這些藥物的病患同樣也會有發生的可能。大多數案例中,遲發性運動障礙的程度都頗為輕微,病患甚至不曾發覺它的存在。

  相較於傳統的藥物,近年來所發展的抗精神病藥物全都呈現較低的遲發性運動障礙的發生風險,只是風險還是未降至0,而且也會產生屬於它們特有的副作用,例如發胖。此外,若投予過高的劑量, 這些新型的藥物可能引發一些問題,諸如社交畏懼和類似帕金林氏症的症狀。然而這些新式的抗精神病藥物在治療上還是有長足的進步,而最近的研究重點之一是找出這些藥物對治療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最佳運用方法。


社會心理的治療效果如何?

  抗精神病藥已被證明在消除精神分裂症的精神病症狀-幻覺、妄想和語無倫次-極為有效,但在治療行為方面的症狀上就顯得較不穩定, 甚至當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病症狀已經大幅獲得改善時,仍舊在溝通、動機、獨立以及建立和維持人際關係上顯得極為困難。而且,由於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發病常出現在謀求職業的重要時期(18-35歲),所以他們很可能無法完成其職業所需的相關訓練,結果就是許多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不僅有思考和情緒的問題,同時也缺乏社會和工作的技巧,及其經驗。

  社會心理治療就是針對這些心理、社會和職業問題提供最大的協助。社會心理治療對急性精神症患者 (與真實世界脫節或有明顯幻覺或妄想的病人)的效果有限,但對精神症狀較輕或受到良好控制的病人來說,卻極有幫助。目前已有許多的社會心理治療方式提供給精神分裂症的患者,而且這些治療大多是集中在改善病患的社會功能方面-醫院或社區、家庭、或工作。這堭N談到一些社會心理治療方法。這些方法彼此間有很大的差異。


復健

   依其廣泛的定義,精神分裂症的復健包括各種非藥物的介入。復健計畫強調社會和職業訓練,以協助病患克服這些方面的困難。這些計畫包括職業諮詢、職業訓練、解決問題和金錢管理技巧。這些方法對這種以社區為中心的精神分裂症的治療頗為重要,因為它們提供結束醫院療養的患者必要的自立能力。


個別心理治療

  個別心理治療包括定期安排患者和心理衛生專業人士(如精神科醫師、心理醫師、精神科社會工作者、或護士)的面談。治療期間會集中在目前和過去所面臨的問題、經驗、想法、感覺或人際關係。藉由向專業人員述說其體驗-向其世界之外的人說他們的世界-精神分裂症患者可以逐漸了解自己和其問題。他們也能學會將真實的世界與不真實的、被扭曲的世界分開。最近的研究顯示,這種支持性的、以真實為出發點的個人心理治療,以及認知行為方法所教的克服與解決問題的技巧,對生活在社區堛犖諯咫懇鶦g患者來說是很有幫助的。然而,心理治療不能代替抗精神病藥物治療,心理治療在藥物治療控制患者精神病症狀後最為有用。


家庭教育

   絕大部分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離開醫院的療養後,都是回到家中。所以家人認識精神分裂症並了解與該病症相關的困難和問題是相當重要的,而且若能學習減少病患復發的方法-例如,各種維持忠實治療的策略-並且知道離開醫院後有那些協助病患和家屬的資源可以利用,對他們而言相當很有幫助。家庭的”心理教育”包括教導各種克服和解決問題的策略和技巧,可以協助家庭有效地處理他們的病人,並協助其獲得良好的改善效果。


自助團體

   協助病患和家屬處理精神分裂症的自助團體愈來愈多, 這些團體雖然不是由專業的醫療人員所領導,但仍具有治療的助益,因為其成員會不斷提供精神上的支持和安慰,使得他們知道,他們並非孤單地面對自己的問題。自助團體也能提供其他重要的功能,如許多家庭一起的投入能有效地鼓吹相關研究和醫院-社區治療計畫的進行,而病患彼此聚集而非只是個人,也較能除去外界的偏見,並且在精神病受到岐視的議題上獲得大眾的關注。

  除了家庭和同儕的支持,自助團體也會熱心地提供精神分裂症患者及其家人有用的資訊和協助。本文將在結尾部分列出一些相關組織的資料。

TOP

本文取自美國國家心理研究中心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本文係由【林博醫生的心靈島嶼】授權提供